Sociable

2010年6月24日 星期四

[轉貼]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徵收案連署

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徵收案連署

一、事件緣起── 郭台銘要地 劉政鴻緊急變更計畫強徵民地!

大埔里緊鄰竹南科學園區。民國九十三年起,便有園區擴大徵收的計畫。原本的徵收條件是「原地原配」(開發完後,原本徵收的農地可以換配為建地),且原本預計徵收面積僅23公頃,劃及民宅、民地較少。在民國97年3月,因郭台銘旗下的群創光電(今奇美電子)陳情,建議擴大事業專用區,苗栗縣政府便超有效率地在短短一個月內,就草率將原先預計徵收的23公頃擴大為28公頃。整整五公頃的民宅、農地被大量劃入。

相關連結:縣政府公告 http://ppt.cc/T8tT
再公展期間適獲群創公司依法陳情調整園專區範圍(由23公頃調整為28公頃)經本府逕送內政部於同年4月都委會第679次會採納審定,並於同年5月辦理第二次再公開展覽。

二、程序走到哪?──  劉政鴻以徵收價「從優從寬」矇騙居民

本案共經內政部都委會三次會議通過。基本上,整個規劃案在2008年4月間第一次會議(679會議)便已通過,條件是劉政鴻答應居民必須以徵收價格「從優從寬」為原則作徵收。但整個過程多數地方居民並不知情。公告只貼在公所小小一角,說明會公告不彰,僅少數人家參加;行政命令為何可以納入「從優從寬」(根本可隨政府信口開河!)這種不具明確性的條件?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2009年4月,徵收在即。許多居民這才知道自家要被徵收,前往縣府、內政部抗爭。縣政府卻反而威脅居民必須在六月底繳交權狀,才可領取補償金,「否則想後悔都沒機會!」最後在七月底於內政部密室會議通過規劃案。自此程序走完。但居民聲音卻被屏除在外。

相關連結:竹科竹南基地徵地案 申領抵價地今截止登記 (2009.06.03自由時報地方版)http://goo.gl/1ArA
縣府推動竹科竹南基地周邊地區區段徵收案,面臨部分地主抗爭,縣長劉政鴻昨天強調,申請核發抵價地,未來的利益遠高於領錢,提醒尚未申請的近300名地主,今天是公告登記的最後1天,逾期只能依公告現值發放補償費,「想後悔都沒機會」。

擴大竹科竹南基地》200多人反對縣府徵地(2009.12.19自由時報地方版)
http://goo.gl/FqfS
縣府辦理「擴大竹科竹南基地周邊特定區計畫」,立委康世儒昨天帶領200多名民眾到行政院、監察院、營建署及縣府抗議,質疑徵地價格偏低,指責縣府黑箱作業、圖利財團。……縣府並說,縣府辦理區段徵收,向財政部地方建設基金借貸,康世儒竟向財政部施壓不得撥款,阻撓地方建設發展,疑有「反商」情結,也違反他競選時,要繁榮地方的承諾。

三、事件爭議點── 

(一)採區段徵收,徵收價格僅市價四成
但事實上,縣府僅以公告現值(等於市價40%)徵收,遠低於鄰近地區(以公告現值加40%至60%)。縣府更矇騙居民,使多數居民認為能以100%的農地換回46%的建地,事實上以劉政鴻於縣議會答詢時說,每坪價格約為五萬(這個價格是如何來的,縣長並未說明,並且未加上利息與公共工程費用),實際上,可取回的土地面積平均值僅約 20%左右!

(二)良田變工廠,居民住墓地!
新版規畫書中,地主領回的土地並不是依法律原則位於原本的土地,而是在新規劃的住宅區抽籤取得。某些地主原本土地位於繁榮的大馬路旁,其他則為平坦的優良耕地,但是這些新規劃的住宅區位置偏僻,有些為三角形的畸零地,有些位於陡坡,有些更位於變電廠、墳墓上以及未來的工廠旁,不但位置比原本的土地差,也不適合居住。這樣的徵收條件,豈能稱為「從優從寬」?

(三)科學園區設置必要性?
事實上,目前苗栗縣內的竹科銅鑼園區,就有274公頃的土地尚未開發,目前可使用的工商業用地僅十二公頃,其中真正動用的僅佔4公頃!再者,科管局早已表明不再主動徵收民地擴大竹南園區,除非縣府找到廠商進駐。而原先陳情要求擴增廠區的群創,在2009年合併了統寶光電後,廠房早已擴大,沒有擴增需求。苗栗縣府卻仍執意要徵收此地,動機令人費解。且徵收後土地將大量被重劃為住宅區,更引人轉賣土地、「炒地皮」聯想!

相關連結
科學園區用地率統計 http://ppt.cc/M8wa

自救會訴求

一、我們要求重啟公開公正協商,協商未果之前,停止拆屋、停止施工
二、我們要求儘速公佈「權利價值評定單位價」,別以不確定的配地百分比矇騙農民
三、我們要求對於已經繳交權狀、或是已經拆屋的居民,檢討現有的補償方式,給予合宜的照顧

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0061512193300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周邊徵收自救會



請大家加入FB的自救會粉絲團!!
http://www.facebook.com/chunan.farmers
上面將有所有的最新資料以及討論

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轉貼] 開發的暴力

徵收不成 苗政府乾脆剷平農地



2010.6.9,相信對苗栗竹南大埔的居民絕對是個永難忘懷的日子。

6.8下午,縣府運來水泥拒馬阻斷大埔地區通外道路,並施行交通管制,當地居民發覺後,緊急連絡立委、議員前來協調,縣府態度強硬不予理會,直到傍晚才開放一條通道供民眾出入。

6.9凌晨三點多,警備車載來二百多名員警,同時到來的是二十多輛怪手、鏟土車,還有救護車,帶頭者按圖索驥,四處佈置警力與怪手,時間一到同時出動,令不及防備的居民手足無措,無法相互支援,接到訊息的媒體在外圍即被擋下不得進入。

怪手直接開進休耕或再一個多月就可收割的稻田,或開挖或推土,甚至只是在稻田裡繞幾圈就開走,部份居民隱忍不敢阻止,按耐不住的居民責罵員警和工程人員,招致而來的是稻禾被鏟除得更徹底,及與員警在稻田旁追逐後,立即被優勢警力制服受傷,一位憤怒的農民提言要放火燒怪手,換來的是稻田被鏟成平地,幾乎看不到還站立著的稻禾。

一位婦人孤身站在怪手旁不肯離開,遭十幾位男、女員警包圍,僵持一陣後即被拉走,旁邊一台攝影機持續記錄整個過程,搜證員警好奇地問:「她是你的誰?」,只聽到一句男孩子微弱的聲音:「我母親!」




在一陣狂風驟雨似的摧殘後,除了短時間不可磨滅的心痛外,有幾位居民受傷、一位老婦人昏倒、及已無機會收成的稻田。

6.8晚間,縣府相關主管人員即已悄悄進駐自救會長家對街的民宅,好整以暇的在淩晨時分發號施令讓居民措手不及。其實這兩天的「封路」、「整地」行動,縣府儘可對外宣稱「依法行政」,因為該走的行政程序都已走完,針對尚未繳交權狀的農民,縣府也將補償金提撥至專戶,只要農民改變心意即可領出,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縣長劉政鴻2008年在內政部都委會第689次會議上,當面向委員與民眾承諾將「從優從寬」補償,但至今卻以公告地價徵收民宅及土地,在民眾質疑未兌現承諾及抗議聲中,2010.1.25仍強行舉行動土典禮,今年5.17,縣議會提案通過,在未與居民達成共識前,暫緩全部徵收作業,但在6.9即以整地之名,示警意味濃厚地針對不願繳出權狀的農民而來,更是未遵照縣議會做成的決議!

自古以來,農民視土地為第二生命,而糟踏破壞作物更是被視為刻意挑釁,因為代表要讓農民無法收成、沒有飯吃,難道出身農家,強調為農業爭取權益的縣長劉政鴻忘記了嗎?

老農心痛的豈止一季收成?

<一封寄給馬總統的信>
總統 鈞鑒:
賤民陳張知妹,生於民前三年,住苗栗竹南鎮大埔里,婚後先夫即經政府徵兵遠赴大陸海南島服役,賤民攜子女前往大陸眷探,俟見局勢動盪先夫為堅守崗位無後顧之憂,安排賤民與一子二女輾轉顛沛搭船返台,返台後先夫即音訊全無,賤民頓時失依靠,含辛茹苦將子女扶養成人均事業有成,前百歲時蒙 總統頒壽屏乙幅,深感徳澤,基此原可含飴弄孫安度晚年,惟日前六月九日縣府高官調動二百餘員警力大軍壓境,動用機械將賤民子孫賴以維生及一個月後即可收成之莊稼剷除,如此蠻橫地方政府草率行為,視百姓生家性命如草芥,賤民至今仍惶惶不安,僅有上書勤政愛民 總統做主,因不知何日賤民淒風避雨的處所將變成斷垣殘壁,
懇請 總統能撥冗或派員前來傾聽民怨,否則屆時賤民將拖著孱弱的身軀前往總統府向 總統當面陳情!

陳情人:賤民陳張知妹


-------------------------------------------

這件事情幾乎沒有任何媒體願意報導

甚至是就直接被縣府擋在外圍無法進入

政府如此這般有如流氓的暴力熟可忍?

-------------------------------------------

延伸閱讀:徵收不成 苗政府乾脆剷平農地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媽祖魚] 國光石化拒絕留下白海豚廊道,其他保育策略都是假!

昨日(6/9)環保署召開「國光石化開發對中華白海豚影響與因應」之專家會議,其中國光石化所委託的研究團隊指出國光石化開發所造成的棲地阻絕效應是必然的,且屬於不完全阻隔,是有機會透過行為訓練和引導,讓白海豚可以游過去國光石化開發造成的阻絕。但是這樣的行為訓練成功機率和可行性遭到多位專家的質疑?萬一不成功而造成永久的阻絕,國光石化的研究團隊也承認,只要是永久阻絕台灣的中華白海豚在幾年之內一定滅絕。

因此有環評委員建議應該在工業區和工業港之間留下八百公尺寬的廊道,讓白海豚不必從外海繞行,直接在現有的海域廊道游過去即可,即可降低永久阻絕的可能性。這樣的建議和民間環保團體所提出白買下海豚廊道環境信託計畫不謀而合,也獲得國光石化石化研究團隊的老師舉雙手贊成,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對白海豚友善的策略。但這樣的建議卻遭到國光石化董事長的否決,他認為這樣的廊道會讓國光石化開發的成本增加300億的投資,國光石化只願意承諾進行行為訓練和後續的監測等工作,並要求政府成立「中華白海豚保育研究基金」,國光石化願意共襄盛舉。也就是說國光石化不能完全承擔保護白海豚的工作,並揚言如果卡在白海豚保育要求興建廊道,國光石化的股東會撤資不做了!

甚至說為什麼麥寮六輕什麼都不用做,還是可以開發,而國光石化就遭到如此刁難?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也是這次專家會議的成員反駁說,「那時候根本沒有白海豚的研究,也許過去還有兩三百隻的中華白海豚,就是因為蓋了六輕,才會導致現在不到一百隻,怎麼說蓋六輕沒有影響?」因此看到國光石化如此強硬的態度,極力撇清開發造成台灣白海豚最後導致絕種的關鍵一擊。連他的研究團隊都支持工業港和工業區之間留下廊道的構想,就因為投資成本高而不願意做,這是什麼樣的企業責任和蠻橫心態?把環境成本外部化,讓台灣人民承受所有環境的災難和生態失衡,讓私人財團利益最大化,這是最不公義的開發行為。

所以民間環保團體與所有關心白海豚生態的民眾,我們應該強烈要求國光石化如果要開發就要執行專家建議有效的保育對策,不要挑簡單的座、沒有效果的做,不然國光石化請另覓其他建廠的地點,不要成為壓垮中華白海豚滅絕最後的一塊大石頭。而「搶救濁水溪口濕地、全民守護白海豚」的環境信託計畫仍會持續進行,顯然這是環保署、環評委員和國光石化研究團隊所認可的可行方案,如今財團為了自己的私利,就讓環境信託人民的力量,一起來喝阻國光石化的開發,讓他們離開濁水溪口中華白海豚的重要棲地另覓其他替代區位。

請大家持續推廣進行環境信託計畫,非買下濁水溪口濕地不可!我們看看政府要如何回應環保團體所提出來的環境信託計畫,如果核准我們就可以留下白海豚一條生路,如果政府不核准那就是跟財團為伍,圖利財團,讓台灣蒙上滅絕白海豚的惡名,所有的保育政策和節能減碳的宣示都是假的。


來自--彰化環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