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 星期二

[轉錄 ] 2/4河濱部落、崁津部落聯合落髮行動

【敬邀採訪】敢問朱縣長 台北縣能,你為什麼不能?——河濱部落、崁津部落聯合落髮行動

台灣原住民族遭政府迫遷再添一樁!繼去(2008)年台北縣溪洲部落、三鶯部落等遭縣府以優勢公權力威嚇拆遷事件後,位於桃園縣大溪武嶺橋下的「河濱部落」以及其上游的「崁津部落」,共計約40餘戶的居民,又將遭到被怪手、警力迫遷的命運。身為長期受欺壓、流浪的原住民,我們要問朱立倫縣長,當台北縣長周錫瑋已經承認過去的迫遷政策流於粗糙,並將積極為溪洲部落、三鶯部落等都市原住民部落復水復電並覓地安置之際,何以同樣身為國民黨地方父母官的您,無法拿出同等的善意來對待我們?

去年12月中旬,陪同三鶯部落自救會前往凱達格蘭大道抗爭的導演侯孝賢大聲質問:「為什麼我們的政治人物永遠是經濟獨大?」「當你沒有土地的時候,就像一個人沒有身體,沒有身體你要如何長大?」他不僅道出了我們的心聲,更以具體的落髮行動獲得來自總統府以及台北縣政府的善意回應。然而我們要問朱縣長,獲得高民意支持度的您,是不是因公務繁忙而忽略這則新聞,還是您並不認同來自侯孝賢、朱天心等社會良心的呼喊?否則怎會採用過時的粗暴手段,而不是以對話取代對抗?從過去的土地被侵佔、為了生存離鄉背井到今日的沿河岸自力造屋維生,台灣原住民已經一退再退。在金融大海嘯、景氣大衰退的今天,政府帶頭毀人家園,叫我們無力負擔經濟成長惡果的基層人民,又要退到何處棲身?

從1976年初到此地至今,「河濱部落」跟「崁津部落」的族人已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20餘年,雖然其間也曾遭到呂秀蓮縣長的強腕迫遷,但大家最後還是留了下來。只因為此地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我們大家所共同開墾、搭建起來的,退此一步即無死所。在三鶯部落自救會,以及其他團體的聲援下,我們同樣將以集體落髮的方式,痛陳台灣原住民流離失所的命運,展現我們集體捍衛家園的決心!在此具體要求桃園縣政府:

在未能與部落協商後續規劃前,停止任何迫遷行動!

行動時間、地點:2/4星期三上午10點、桃園縣政府門口
【新聞聯絡人】崁津部落蔡蕙蘭小姐0937-001454/河濱部落張進財牧師0917-205415
【交通方式】從台北前往:搭乘中壢客運或指南客運(約10~15分鐘一班車),於"振聲中學"站下車。
搭車位置詳見下列路線圖(點選後可看大圖)。
http://4.bp.blogspot.com/_xYx7h67IpmI/SYgD9nj3jhI/AAAAAAAAAQQ/1qrTW1bMtqg/s1600-h/new_pa8.jpg
http://2.bp.blogspot.com/_xYx7h67IpmI/SYgD2uSN2aI/AAAAAAAAAQI/15nKKrgrqDc/s1600-h/01.gif

來自http://support-sanying.blogspot.com/2009/02/24.html

---------------------------------------

延伸閱讀:
[苦勞網]單車道再阻原民生存路 桃縣年後拆武嶺橋部落
...今年快64歲的古拉斯說:「縣府嫌我們的屋子不好看,怕給人原住民的負面印象,但是要是我們不用怕被拆的話,條件允許我們一定會蓋比現在漂亮的房子!」他也心裡不平衡的指著一旁的漢人屋舍,表示那些漢人的房子好多年前就已經申請合法,然而原住民只能笨笨一直住在不合法的房子裡天天提心吊膽。
[苦勞網]掛在遠方的信箱,沒有地址的部落 :桃園崁津部落拆遷前記事
...「沿著河岸上游和下游也都有漢人的聚落,他們看到我們向政府承租土地,也學我們去租地耕種、蓋洋房,但是他們都沒有被拆過,只有我們被拆了兩次,白浪(漢人)是人,我們不是人!」faki無奈的說著。

沒有留言: